憚輿辦夥厙
芢熱ㄩ憚輿辦數赫眕摯郔陔憚輿辦狟婥湮咯
蠟垀婓腔弇离ㄩ忑珜 > 憚輿辦羲蔣 > 淏恅

憚輿辦す怢,ょ擘;桲悝陲輻弊鼠侗勤笢弊洁芩莉珛腔荌砒摯勤習

釬氪ㄩadmin 懂埭ㄩ憚輿辦夥厙﹛梪琭2019-06-06 10:00﹛梓ワㄩ
  • 憚輿辦盪妢暮翹﹛﹛厙綻※笱翌§煨佪鎚等ㄛ膝傖ч爛秏煤陔⑸岊﹛﹛婓傻傻5毞囀ㄛ※阰岆湍億卼§魂雄倯啪陔檢峚痔刲埤ㄛ閉徹20勀靡厙釐綻侘扃諢ㄐ﹛5堎28掁界牮銖鸙繞賸換秞諷嘖﹜毞皊奻槽﹜哏吨陓洘3模褪斐啣扠惆わ珛隙葩恀戙滲腔郔陔①錶﹝徐庶3.11補選在即,反對派推出的3名候選人范國威、姚松炎、區諾軒,其實都是隱性「港獨」。但他們知道,明火執仗搞「港獨」會被DQ,於是採取「變色龍」手術,變成所謂「本土自決派」,招搖撞騙。他們學台灣民進黨,首先說自己是獨立族群,有獨特文化,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還虛晃一槍,他們不認同「民主回歸」,也不認同「港獨」,要走「第三條路」,搞「民主自決」。為了達到「自決」的「暗獨」目標,「自決派」使用兩面派手法,一邊說擁護基本法,但實際上堅決反對基本法,因為他們要魚目混珠,務求入閘,取得補選的參選資格。最典型的「人版」,就是區諾軒。在選舉論壇上,區諾軒被陳家珮質問,是否擁護基本法,他居然說當然擁護。陳家珮有備而來,立即出示了一張新聞照片,是區諾軒在2016年11月2日抗議人大釋法示威中焚燒基本法。區諾軒當場撒謊,連續兩次否認照片中人是自己。其後陳家珮說出時間、地點,區諾軒見無可抵賴,才不得不承認。區諾軒口是心非,披上「獨立候選人」的外衣,嘴巴說擁護基本法,不過想成為候選人,並且騙取選票。為掩藏「港獨」的面目,區諾軒雖然是「香港眾志」周庭的「PLANB」,但他刻意與「眾志」拉開距離,因為「眾志」的政綱不僅鼓吹「自決」,更表明「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明顯抵觸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十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區諾軒不能和「眾志」切割區諾軒能和「眾志」切割嗎?不能。他是「眾志」的幕後軍師,「眾志」的政綱區諾軒有份出謀劃策。此次補選,周庭被DQ,區諾軒取代周庭出戰,沒有引起反對派內部的任何非議,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夥。「佔中」失敗後,2015年出版的《香港革新論》,被視為是「港獨」宣言。在這本書中,區諾軒發表題為《建制派如何在選舉屈機?--從區議會到立法會的選舉操控》的文章,當中提出「只要有充足準備,一定程度的資源投放,加上泛民各派願意攜手合作,在地守護大大小小的社區,我們才能度過漫長的黑暗」,他主張是「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希望在「民主回歸論」和「獨立建國論」以外,建構香港前途的「第三種想像」。2016年,區諾軒又在民主黨內部發起「香港前途的決議文宣言」,強調要「香港我城,自治傳承」;「香港人民,內部自決」;「主體意識,核心價值」;「多元爭取,政治革新」;主張進行「議會抗爭、佔領、抵制、罷工、罷課、罷市等等──能夠凝聚大多數香港人民的認同,應該是爭取政治革新的主流方法。」這份所謂《香港前途決議文》是抄襲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兩者都主張「本土公投自決」。涉及主權的公投,必然挑戰國家主權,與基本法相違背。區諾軒反對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要搞「公民提名」、「公民投票」,「港獨」居心暴露無遺。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強調公職人員要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諾軒在公開場合焚燒基本法。這些表現足以證明,區諾軒決不會擁護基本法,更不會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

    楊夥課贈漆鰍忑瞰扡窪杶繚湃偶璃杻涽杶繚湃睿華狟硒楊勦惟薯殼彶眈賦磁羲堤蚥需沭璃ㄛ袀ぉ斕˙佹砩炩佳疋慫疫袤恅聜遜屎噸蝧堬螢鑄韎瞴做媝謫晰邑荂悵玷笰鼴耤迭倘漈齎婭埣典匿羌袢馨皞硰驍鵃皈痦輓3爛腔奀潔爵ㄛ籵徹眕湃欱窪﹜眕窪誘湃萌婖賸珨跺砬腔※窪踢著弊§﹝森ヶㄛ攣髡吨19梇簆麾疤糔帥郅驦﹛E俴瓚纂E陑僋忙炳ㄢ笱邿俋颯庈部恛隅堍俴ㄛ悵厥佸騉珨蒔彸睆狨篿戇獍料褕炵躉饡憊隅﹝森峚痔ぴ嫖綴ㄛ厙衭煌煌峓夤甜隱晟備ㄩ※Neinei腔囀陑岍賜疑猿蜓ㄛ艘腕堤懂婓俙覂酗湮腔徹最笢啄啄珨隅跤賸坴郔疑腔顯圈﹝

    笢源嗟棻藝睿む坻衄壽弊模喃煦珌撏侕繕鏽蘢俴埏迓ㄩ羽啥甭倇萸﹋寋遘亹邿埻寀ㄛ祥埰勍衄壽わ珛眕庥恦恀蔡扃輲芋勒敝完婖§砐醴ㄛ礿砦迵怢庥恦恀蔥躂岈薊炵ㄛ氘笭邰囡揭燴扡怢恀枙ㄛ眕轎旆笭囷漲肮笢弊腔邧晚壽炵睿怢漆睿す恛隅﹝ㄗ恅趼ㄩ麻襞狴隸擘滂熟憮ㄩ燠磌迶扜荌ㄩ廖苤毞絳畦ㄩ攣肸扜砉ㄩ麻栨ㄛ攣埣翋厥ㄩ桲薯恅厒暮ㄩ卼獲饑ㄘし彆祥甩輴輵迵む坻珨啃嗣模笢弊わ珛諉忳腔沭遴岆眈肮腔﹝

    ﹛﹛森俋ㄛ呴韁粔祜頗蜊恁邈躉ㄛ婦嬤韁粔燴岈頗睿韁襠硒巹頗翋炟﹜韁襠俋蝠迵假幽習詢撰測桶摯韁粔笢栝窅俴軞笛脹眥昢珩蔚遙芄皇孖硠煦痭暺戩俷漺恞閨俷笥芶极Ч岊善逋眕譙埮瘓侁穔б狣溼匊棒粉戩龢秧肉灥爰鷋慡措桯羲侕翻Щ式ㄐ﹛〃遜ㄛ厙衭勤衾輿秷箄腔割ь俇垓酸傰蚘隀炤袚衒簆鴃匿珩銘М奐菇炸姦疥瓵棕蒫齡庍紊期侀撒薶鞶狠鯄黕騧珗姜厊聜炬輓瓜й藬秈蜣庍秘譯婘鯞М封迣不盆寋玥騫Ь蓗彶窐戙腔源砃睿源宒準都腔腴輾ㄛ朼祫填窐ㄐ砑善扂褕腔阭掩斕涴欴腔祜埜鍰軗ㄛ祥褔蠍氐罋溪Щ珂用嗽楛萰黨偎楚情偭笳橯悵珀蒫齡庍翁瓵期芄疤糔姻閨陑硜椹笛閨倓料膛癸_蒚僕銀覢眢埮熊啟橯悵珊襖蜂芊ˉ祀祪噿羲蔣盪妢﹛﹛轎疋禶瘚釋黫晉釓奎暮醽佸鵙葬域鼠弅萵翋挋匿韗說﹛ ̄犕氐疤褶巡釋黫晉釓奎暮醽佸鵙葬楊秶域鼠弅萵翋挋匿韗說﹛ ̄犕朮珈綻腔璨阨庈虧飲⑹佸鵙葬芼楷鼠僕岈璃茼摹奪燴域鼠弅翋挋匿韗說﹛ ̄犕民昢暑蛣釋黫晉釓奎暮醽佸鵙葬滅毓睿揭燴訄諒恀枙域鼠弅翋挋匿韗說﹛ ̄犕皮傰亞棫釋黫晉釓奎暮醽佸鵙葬滅毓睿揭燴訄諒恀枙域鼠弅萵翋挋匿韗說﹛ ̄犕母赻擱奏釋黫晉釓奎暮躞鵌樝睍昃蟲鬩硌掛硈少匿韗說﹛ ̄犕民齛篕玥釋黫晉釓奎暮靇俷悝苺萵苺酗眥昢˙﹛﹛轎甲傳鉥滿H蚗笳﹜剢膘繩腔璨阨庈虧飲⑹恅趙嫘萇陔恓堤唳擁ㄗ极郤擁ㄘ萵擁酗眥昢˙﹛﹛轎民欀磌鞢H悕澱﹜剢璨噙﹜訒漆蚋腔璨阨庈虧飲⑹怹汜睿數赫汜郤擁萵擁酗眥昢˙﹛﹛轎本疙啪け釋黫晉釓奎暮鑨噸防硌掛硈少匿韗說﹛ ̄犕朮帣拿伂釋黫晉釓奎暮禶G劃芵譫嚝硌掛硈少匿韗說﹛ ̄犕氐擊袸撐釋黫晉釓奎暮雥頃ず硌掛硈少匿韗說﹛ ̄犕母剿谹蟋釋黫晉釓奎暮蠸銓侃侕靘硌掛硈少匿韗說﹛ ̄犕永孩玴活8郺間G埡橨舋釋黫晉倜◎蕩苀ж蝵享颲痑迅ж蝜皛挽痑忿奎暮禶祩硌掛硈少匿韗說﹛ ̄犕皮僋狡腔璨阨庈蛂滇睿傑盺膘扢擁ㄗ傑盺寞赫擁ㄘ虧飲⑹煦擁軞馱最呇眥昢˙﹛﹛轎民齛蚋腔璨阨庈虧飲⑹藏蚔巹埜頗翋挋匿韗說﹛ ̄犕皮嗄擎ㄤ釋黫晉釓奎暮讕譚恄耽掩廎敔黰峉珊黫晉釓奎暮釂怓倎玿欱汜欱橾冪撳巹埜頗域鼠弅蚳眥萵翋挋匿韗說﹛ ̄犕甘晙b腔璨阨庈虧飲⑹藏蚔巹埜頗萵翋挋匿韗說﹛ ̄犕田嗊鏽舋齣蓐倣黫栓掃風褘樲譚庤樑⑹奪燴巹埜頗萵翋挋匿韗說﹛ ̄犕瓦嚘ㄡ芋卄灊樞憿G曬偷傿釋黫晉迣в邿傱篿痑迅в邿傱縭俷硒楊擁ㄘ虧飲⑹煦擁ㄗ⑹弊芩訧埭硒楊潼舷媼湮勦ㄘ萵擁酗ㄗ萵湮勦酗ㄘ眥昢˙﹛﹛轎由鍖怪穔釋黫晉釓奎暮醽佹肉彸景虭蝏嵿梤擁萵擁酗眥昢˙﹛﹛轎母赽彌礸釋黫晉釓奎暮釂蝏嵿玸岈珛奪燴笢陑翋挋匿韗說﹛ ̄犕用熅埲﹜桲苤す腔璨阨庈虧飲⑹窐講撮扲潼飭擁萵擁酗眥昢˙﹛﹛轎瓦恦聶﹜狾佼醮腔璨阨庈虧飲⑹假宥莉潼飭奪燴擁萵擁酗眥昢˙﹛﹛轎甲馮韓腔璨阨庈虧飲⑹假宥莉潼飭奪燴擁軞馱最呇眥昢˙﹛﹛轎皮僈蛨腔璨阨庈虧飲⑹假宥莉巹埜頗域鼠弅蚳眥萵翋挋匿韗說﹛ ̄犕母醙衚痋Ⅲ譧彊今釋黫晉釓奎暮鑫迣□銃蝴傱篿硌掛硈少匿韗說﹛ ̄犕用甂壅鰽釋黫晉釓奎暮鑫迣□銃蝴傱篿笫牮蟢硉檄迣□銃蝴傱篰麷驤少匿鞢﹛ ̄犕戊覲怪憛H麆旁晼Ⅷ鍇磔蔥釋黫晉釓奎暮躠所翔硌掛硈少匿韗說﹛ ̄犕戊戔昑撐釋黫晉釓奎暮躠所翔笫凗所梛聿匿韗說﹛ ̄犕皮荌料翩D韌磁腔璨阨庈虧飲⑹輿珛擁萵擁酗眥昢˙﹛﹛轎申廒庢繺釋黫晉釓奎暮讔笳翔笫僊仇昃聿匿韗說﹛ ̄犕戊昍庰釋黫晉釓奎暮禶檐曾劃萋蜓茞膩儦封眚黰挋匿韗說﹛ ̄犕皮輿芩﹜倱鼛縑腔璨阨庈虧飲⑹鏍淉擁萵擁酗眥昢˙﹛﹛轎戊翻蟫腔璨阨庈虧飲⑹珋測觼珛埶⑹奪燴巹埜頗翋挋匿韗說﹛ ̄犕正谻區伂釋黫晉釓奎暮靃硒觼珛埶⑹奪燴巹埜頗萵翋挋匿韗說﹛ ̄犕皮嗀Ц腔璨阨庈虧飲⑹旂直硉幫壖織聿黰挋匿韗說﹛ ̄犕末襓碻硉釋黫晉釓奎暮韇疿直硉幫壖織次敔黰挋匿韗說﹛ ̄犕瓜磍鷅黖釋黫晉釓奎暮灠赻す硉幫壖織聿黰挋匿韗說﹛ ̄犕母賹萹曀釋黫晉釓奎暮灠赻す硉幫壖織次敔黰挋匿韗說﹛ ̄犕生灃擠△釋黫晉釓奎暮雥藲騣硉幫壖織次敔黰挋匿韗說﹛ ̄犕田嗄閜做釋黫晉釓奎暮讔玟Х硉幫壖織次敔黰挋匿鞢

    ﹛﹛扂弊唳迆珛崝樓硉芼ぢ6勀砬啋﹝む笢ㄛ淉楊陔羸极厥哿楷薯﹜儐炰祥剿ㄛ諍祫醴ヶ濛數畦溫講眒閉徹174砬棒ㄛ彶鳳萸婝閉徹砬棒ㄛ眕郔※諉華ァ§腔源宒砃厙衭換畦淉楊淏夔講﹝秪森瞳薹邧寢秶甜寢ㄛ撈價袧瞳薹砃庈部瞳薹蕞瞿甜諴皆擰圴У麙眙習腔笭萸馱釬﹝

    • 黍俇涴う恅梒綴ㄛ蠟陑①蝥峉
      • 0
      • 0
      • 0
      • 0
      • 0
      • 0
      • 0
      • 0